欢迎访问云梦县纪委监察委网站! 今天是:2016/11/21 下午4:01:48
您现在的位置: 云梦县纪检监察网 >> 重点关注 >> 正文

《楚天风纪》报道云梦: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办理职务犯罪案件的实践与思考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3/12

 

 

 

   监察体制改革以后,留置是集中突破案件的重要手段,但是采取留置措施耗时长、成本较高,基层纪检监察机关留置场所有限,也缺乏专业陪护队伍,如果仅凭留置措施突破案件,会严重影响办案效率。云梦县纪委监委针对“职务犯罪量刑较轻”、“零口供”、“案情相对单一”等类型的案件,探索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,快查快结,不仅节约了办案成本,还提高了办案效率。
   一、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办理职务犯罪案件的成效和主要做法
    2018年,云梦县纪委监委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职务犯罪案件共6起9人,其中采取留置措施3起3人,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3起6人。据初步统计,留置案件平均每起办理时间为81天,而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案件平均每起办理时间仅为15天,相比留置案件平均每起减少66天。每起留置案件参与办案及陪护人员达30余人,而每起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案件仅由7名人员完成。
   云梦县纪委监委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办理职务犯罪案件,在初核上注重“三个力求”,在研判上注重“三个精准”,在移送上注重“三个高效”。
   (一)扎实初核注重“三个力求”。不留置审查调查对象,案件存在翻供、串供的风险,增加了不确定性,所以做好初核工作至关重要。一是制定方案力求周全。制定初核方案时,力求明确“查什么”、“怎么查”、“谁去查”,同时做好安全预案。二是开展调查力求保密。在尽量隐蔽、调查对象毫无知觉的情况下,依纪依法快速地开展外围调查,力求在最短时间内掌握违纪违法证据。三是收集证据力求确凿。初核的核心工作是收集证据。审查调查人员尤其注重做好书证、物证的收集工作,对存在疑问的地方进行反复调查核实,将事实清晰还原,确保证据充分、完整、有力,合法有效。
   (二)综合研判注重“三个精准”。审查调查人员依据初核情况,对案情、审查调查对象等方面的因素,进行综合考虑,精准研判。一是精准研判案情是否“三清晰”。即犯罪事实清晰,量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;证据清晰,能形成完整证据链,具备“零口供”条件;罪名清晰无争议。二是精准研判审查调查对象是否“三稳定”。即身体健康稳定,无突发疾病风险;供述稳定,不存在反复和翻供的现象;思想稳定,不会出现串供或伪造、毁灭证据等妨碍调查的情形。三是精准研判审查调查对象是否“三主动”。即积极配合调查,主动投案自首;主动交代纪检监察机关还未掌握的违纪违法行为;真诚悔罪悔过,主动退赃。对不符合以上“三个前提”条件的案件,一律不使用或谨慎使用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。
   (三)“一日移送”注重“三个高效”。通过研判,确定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的案件,在移送时,采取“一日移送”方式。即讯问审查调查对象当天连案带人移送检察机关,“案结人移”,“即结即送”。一是“双提前介入”,高效准备。移送前,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、县检察院适时提前介入,熟悉案情。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做好案卷材料、涉案财物的移送准备工作,确保“一日移送”顺利完成。县检察院对案卷、证据提前审阅,就证据标准、案件移送、案件定性、法律适用等问题进行同步研判和沟通,防止由于证据不足退回补充调查等情况发生。二是“团结型战斗”,高效对接。移送当日,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、案件监督管理室、审查调查室、县检察院等部门密切配合,以审查调查为中心,及时互通情况,对相关文书等案卷材料实时微调,相关领导现场审核签批,“流水式”作业。高效完成讯问、审理谈话、实施先处后移、办理移送手续等程序,确保监察程序与司法程序无缝对接。三是“一线式指挥”,高效协调。对于各项报批手续,县纪委监委分管领导靠前指挥、亲自协调、果断决策,为顺利移送做好铺垫。比如审查调查对象是人大代表的,积极协调县人大按照程序,在移送司法机关前,先终止其代表资格。需要上级纪检监察机关审批的手续,积极主动向上级汇报,确保审批手续在移送前按照法定程序完成。
   二、实践中面临的问题和挑战
   监察体制改革以来,云梦县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办理职务犯罪案件,虽然进行了初步的探索实践,取得了一些成效,但在实践中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。
   一是对象与类型难以精准确定。对于适用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的案件类型把握不准。在审查调查过程中,对于何种类型的职务犯罪行为、何种职务犯罪对象适合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,因为没有相关法规明确标准,基层审查调查人员只能依靠办案经验来判断,存在把握不准的问题。
   二是困难与风险难以完全规避。不采取留置措施,审查调查对象处于自由活动状态,存在串供、销毁证据的可能性,可能会给调查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。同时,审查调查对象处于非监管状态,审查调查人员难以及时准确了解其心理变化,对其人身安全问题难以把握,难以规避办案安全的风险。有的涉案对象身份是人大代表,移送前必须终止其代表资格,而终止其代表资格程序有些繁琐,耗时长,可能会走漏风声、打草惊蛇,引发办案风险。
   三是节奏与效率难以准确把握。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,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完成从初核到移送起诉环节的大量工作,办案人员要与时间赛跑,承受的工作压力和协调任务较大。特别是涉案对象较多的案件,在一天时间内完成讯问、审理谈话、实施先处后移、办理移送手续等程序,需要协调、审批和实施的环节较多,任务较重,难免出现受时间限制,工作节奏跟不上的困难。
   三、对策和建议
   针对“职务犯罪量刑较轻”等类型的案件,探索采取“不留置直接移送”方式,快查快结,是解决基层纪检监察机关留置场所有限、缺乏专业陪护队伍等问题的现实需要。针对上述问题和挑战,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破解。
   一是强化顶层设计,完善办案机制。建议上级纪委监委出台与《监察法》配套的实施办法,明确界定采取留置和“不采取留置直接移送”的适用情形和实施程序,提高《监察法》的实用性,方便基层操作。同时加强对下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实践中的指导,防止出现偏差,确保《办法》实施的实际效果。
   二是创新调查方式,规避办案风险。以情感人,通过审查调查对象的亲朋好友、上级领导、单位同事等人教育引导,侧面做好审查调查对象思想工作,讲明党的纪律和“惩前毖后、治病救人”的一贯方针,及时告知适用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,让其感受到组织的关心、教育和挽救,放下思想包袱,主动配合调查,投案自首,避免逃跑、轻生等办案风险。
   三是优化办案流程,提高办案效率。建议上级纪委监委出台相关《指导意见》,前移审查调查的监督审核关口,优化审查调查流程,简化部分审批程序,依据案情进展情况,适时以审查调查为中心,确保法法衔接顺畅。对于涉案对象身份是人大代表,移送前必须终止其人大代表资格的情况,建议提请上级人大机关简化相关程序,可授权人大主任办公会,临时许可对其采取强制措施,从而提高办案效率。
   四是加强队伍建设,夯实办案基础。按照“人尽其能,发挥特长”的原则,将检察院转隶的干部与原有的纪检监察干部配对整编,保证每个审查调查组既有懂纪又有懂法的人员,做到各尽其长,优势互补。同时开展岗位大练兵和专业技能培训等活动,提升纪检监察干部的业务技能,为依纪依法开展审查调查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